他们当中,感觉到“不幸福”的人群比例几乎与低收入群体(年收入1-3万元)相当